当前位置:首页 > 邱老文集 > 故事回忆 > 详细内容
童年记忆16:塌菜馍
发布时间:2021/9/7  阅读次数:8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  

童年记忆16:塌菜馍

一说摊菜馍,大家都很熟悉,我特喜欢吃塌菜馍。

我小时候,集体菜园里种的韭菜特别多。韭菜是根生的蔬菜,只要种上一次,就可以年年发芽生长,只需要生长期间的简单管理,不用每年都播种,省去不少功夫。韭菜的食用时间比较长,从开春一直吃到秋末。另外,吃韭菜的花样也多,韭菜可以配着鸡蛋炒着吃,也可以做包子、饺子、菜馍等。我想这也是种韭菜多的原因所在吧。

盛夏时节,有充足的阳光照射,加上浇水、施肥,看菜园老人的精心管理,韭菜长的特别粗壮、茂盛,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。因为种的韭菜多,韭菜的长势又好,所以隔个几天就分一次韭菜,每次都是很大的一捆,足足有四五斤。那时只要一领韭菜,我们就央求母亲做塌菜馍。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分的韭菜多,加上天热,韭菜放在外面一个对时就会发酱,造成大量的叶子扔掉,着实让人可惜。所以一般采用塌菜馍的方法,把韭菜赶快吃掉。

那时家里的白面也不宽裕,吃鸡蛋靠自己家的鸡是否“下力气”。这两样东西都不是餐桌上常见的食品。做菜馍不光用到白面,还要用到鸡蛋。所以能吃上菜馍对我们孩子来说真是求之不得的事。

这天,我们队里又分了一捆韭菜。一回家,我就把韭菜摘得干干净净,用清水洗净后,放在箩筐里控水。正午时分,母亲从地里收工回来,我就端上一杯开水给母亲。母亲喝完水起身做饭,看到箩筐里韭菜。我就趁机说:“队里又分韭菜了,我已经洗干净了,要不咱们塌菜馍吧。”母亲笑笑,拿出面盆开始和面。因为事先没有发面,所以现做菜馍要用死面。

母亲在面盆里倒入一瓢白面,加入一些水迅速就来回搅动,面粉沾了水顿时变成面絮絮,再加少量的水,用手挤压面絮絮。慢慢地面絮越来越少,变成一个光滑的面团。这时盖上笼布饧上一段时间,面团会更加软韧劲道。

在这段时间,母亲就把韭菜切碎,扒入小盆调馅。菜馍的馅料很简单,就是放些盐、花椒面、大料粉,还放一些芝麻香油,条件好的还可放上一勺熟花生油。搅拌均匀后,厨房里已经飘满浓浓的香味。

母亲把面团扒在案板上,再把面团拃吧一会儿,就捋成长条儿,抉成大一点的面剂儿。把面剂儿擀的薄薄的,要擀成双份的面皮儿。在把调好的馅儿扒在面皮上,一般为了吃菜,馅放得很多。最后拿来鸡蛋直接磕开,倒在馅上,那时见鸡蛋,一个鸡蛋通常倒在两个菜馍上。母亲又顺手拿起另一张面皮儿,轻轻地盖在馅上。最后,用力在面皮四周压实,以防做时开口露馅。

开始塌菜馍了,那时用的是大灶台,母亲在锅里放少量的油,抹匀后,就把菜馍“啪”的一声贴在锅中,应为菜馍个大,一次只能塌一个。放入菜馍就改用小火慢煨,中途还要不停的翻动。

不一会儿,菜馍的两边就烙得金黄,香气四溢,韭菜的清香、调料的特有香气、鸡蛋的味道就飘出了厨房,在院落外的路上就能闻到香气。

出锅的第一张菜馍,母亲总是切成几个尖尖的三角形的小块儿,落在馍筐里,端在树下的小桌上。熟了的菜馍,鸡蛋与韭菜凝在一块,韭菜诱人的绿色加上鸡蛋蛋清的洁白或蛋黄的嫩黄,真是色泽诱人,使人垂涎三尺。咬上一块,外焦里嫩,色香味美,让人吃得乐不思蜀。

想到这儿,我好像又闻到了菜馍的香气,吃到了美味的塌菜馍。
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
    

版权所有:邱老之家  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街道正商世纪港湾

电子信箱:rnjyxx@126.com   QQ929300821

copyright 2000-2016  中网 (zw78.com)  ICP09031998